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肯尼迪机场TWA航站楼: 现代建筑遗产的去留史

城市中国杂志

作者:周楠

声名远扬的TWA

在2002年斯皮尔伯格拍摄的电影《逍遥法外》中,有这样一个场景: 莱昂纳多所扮演的诈骗犯Frank冒充泛美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自信满满的走过机场航站楼。在他身后,穿着精致的人们拿着行李准备登机。在影片最后,Frank再一次来到这个航站楼。在长长的通道里,汤姆汉克斯所扮演的FBI探员Carl追上了Frank,并说出了那句让无数人动容的话:“你看,没有人再追你了。”在这两个重要场景中,背景里那个酷炫的现代建筑,就是著名的纽约TWA(Trans World Airlines,环球航空公司)航站楼。

这个通道连接了主楼head house和航站台

TWA航站楼坐落于纽约肯尼迪机场,是著名建筑师EeroSaarinen(埃罗·沙里宁)在1955年为环球航空公司设计的,并于1962年正式投入使用。那是一个航空事业刚刚开始起步的时代,乘飞机出行仍是件相对奢侈和不寻常的事情。因此,航空公司希望这个建筑可以抓住航空旅行的精髓,让人们在候机时就提前体验飞行的震撼。为了体现这一理念,Saarinen大胆的使用了各种曲线来传达传统的直边空间所无法表现的动感。航站楼的屋顶由四片混凝土壳体拼搭而成,犹如一只展翅的大鸟。

其内部空间则极富变化,并且非常流畅。大到栏杆和楼梯的结构,小到长椅和电子显示屏的形状,都用曲线的形式统一了起来。同时,楼内硕大的玻璃幕墙提供了极佳的视野,所有飞机的起降都能被清晰的看到。

主楼内的核心空间。在图片右侧可以看到楼内一层的票务办理处

主楼内极具雕塑感的电子显示屏和问询台

位于楼内二层的酒吧区域,极具动感

主楼head house和航站台,航站台与登机口之间都有廊桥连接

不仅其建设本身是个建筑学奇迹,楼内所应用的许多系统在当时也是相当前沿的。例如,它配备了行李转盘,自动开关门,中央广播系统,以及一个巨大的电子标示盘来显示出发时间。同时,还有廊桥与飞机相连,这样乘客就不需要下到停机坪再步行进入航站楼。1994年,TWA航站楼由于其杰出的设计和非比寻常的意义被定为了纽约地标性建筑。

然而,环球航空公司在二十世纪后期开始经历严重的经济问题,并最终在2001年被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 收购。随着公司的消失,TWA航站楼也于2002年的1月正式关闭.这个航空时代的传奇航站楼到底该何去何从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谁也没有料到,它悬而未决的状态将会持续14年之久。

改建中的文保争论

在TWA航站楼关闭后,负责运营肯尼迪机场的纽约与新泽西港口事务管理局(Port Authority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简称PANYNJ)决定将其主体建筑(head house)保留下来,但是并不继续作为航站楼使用,而初步建议改成餐厅或者会议中心。PANYNJ给出的理由是Saarinen的建筑已经无法满足现在航空飞行的要求了。

一方面,肯尼迪机场每年所接待的旅客数量已经近乎1962年的三倍之多,需要更多的候机空间和各种设施,并且还需要方便残疾人,而这些在TWA航站楼里很难实现。另一方面,Saarinen的设计并没有考虑到大型商业客机的出现,所以其外部空间也不适用于现在的航空公司了。

因此,PANYNJ将环绕着head house建设一到两个新的航站楼。新航站楼和head house之间将用Saarinen原始设计中的两个廊桥连接,但是在廊桥尽头的航站台将被拆除。

PANYNJ在2001年的方案.原本位于廊桥尽头的航站台将被环绕着head house的新航站楼替代

不出意料,方案一出来就遭到了许多遗产保护学者和建筑师的反对,其中包括著名建筑师罗伯特·斯特恩(Robert A.M.Stern)和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他们的批评主要集中在这几点: 第一,方案中所提到的新航站楼的位置将会遮挡head house原本所拥有的广阔视野,并掩盖了原始设计中所表现出的动感,把大鸟的翅膀完全束缚住了;第二,TWA航站楼从里到外,从结构到家具都是一个整体,任何的变动都会破坏掉Saarinen设计的统一性。因此,将航站台拆掉就好像“拆掉人物雕塑的一只胳膊”;第三,此航站楼的建设是美国航空事业发展历史中的重要节点,并且拥有非常明确又单一的设计目的,因此将其改为非航空相关的用途会彻底破坏了它的意义。同时,这第一版计划并没有对head house的再利用提出具体的规划,也没有保证其维修所需要的资金。

除了这些批评的声音,时任Cooper Union(柯柏联盟学院)建筑学院校长的Anthony Vidler还提出了另一种思路: 如果继续作为航站楼使用,将不可避免的有更多指示标示,自动售票机以及安检机器出现在Saarinen的建筑中。这些不属于原本设计的东西是否也破坏了他的美学观念? 而暂时阻止了这一切发生的PANYNJ方案,是不是事实上保护了原本设计的完整性? 关于TWA航站楼的保护修复引发了对于现代建筑遗产保护的全面讨论。

在这场文保争论中,有一个非营利文保组织发挥了较大的作用,那就是纽约市政艺术协会(Municipal Art Society of New York,简称MAS)。一方面,他们积极的寻求折中方案。在2003年提交的计划中,他们建议把新的航站楼放到head house的一边,而不是环绕着它,以保证视野不被遮挡。同时,添加地下通道,多层道路,和新的候机大厅确保满足旅客的需求。head house本身则可以被用作国际到达大厅,地面交通中心,或者商务舱旅客专用的航站楼。不过,意见并没有被采纳。另一方面,为了确保TWA航站楼不会在PANYNJ之后的再开发计划中被彻底拆除,他们向美国国家遗产保护信托协会(National Trust for Historic Preservation,简称NTHP)寻求帮助,并在2004年成功的将TWA航站楼提名进NTHP每年的11个美国最濒危的历史地点(America's 11 Most Endangered Historic Places)名单。次年,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将TWA航站楼列入美国国家史迹名录(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

这两项举动对于TWA航站楼的保护修复有着极大的影响。NTHP的11个美国最濒危的历史地点名单虽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其引发了社会上更多的关注,也有更多的组织参与进来。而接下来的美国国家史迹名录则给予了TWA航站楼修复在法律上的保证,因为根据1966年的国家遗产保护法案(National Historic Preservation Act)的第106条,项目牵涉的联邦机构必须要对其可能产生的一系列影响进行评估,同时要和各方进行协商,共同修改方案。在TWA航站楼的项目中,负责执行这项程序的是掌管PANYNJ的是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随后,一个特殊的再开发咨询委员会(Redevelopment Advisory Committee,简称RAC)成立了,成员包括纽约州遗产保护办公室 (New York State Historic Preservation Office),纽约市政艺术协会,以及Saarinen的家乡芬兰政府在内的13个组织机构。从此开始,PANYNJ的每一步都需要和RAC密切合作。

大厅内的座椅区。硕大的玻璃幕墙为人们提供了极佳的视野

2004年8月,PANYNJ和捷蓝航空公司(Jetblue)通过了在Saarinen建筑的后方建设新的5号航站楼的决定。同时,他们也与RAC达成协议,将携手推进原TWA航站楼的修复和重新利用。新设计的5号航站楼同样应用了原有的廊桥与head house相连,并在y字型的航站楼主体和Saarinen的建筑之间增加了一个半环形的过渡空间作为票务大厅。这个空间的曲线形状和相对较低的屋顶高度被认为是向Saarinen的设计致敬。不过,与第一版设计相同,廊桥尽头的航站台还是被拆除了。

成y字型的新5号航站楼与head house间用廊桥和半环形空间作为过渡

新的5号航站楼在2005年开工,并于2008年完工。同年,PANYNJ和RAC最终敲定了原TWA航站楼的修复计划。PANYNJ将出资1900万美元对head house进行全面的整修,包括修复屋顶和窗户,恢复大厅区域的原始装修风格,移除不恰当的添加物等。

然而,修复计划中也有很多妥协。PANYNJ原本打算保存并重新利用Saarinen原始设计中的一个被大家起名为"喇叭" (The Trumpet)的出发大厅,但因为其修复造价太高,最终还是决定将其拆除。这样一来,原TWA航站楼就只剩下了主楼以及两个廊桥。这项决定在再开发咨询委员会内部也引起了不同的意见。纽约市政艺术协会认为这是个非常愚蠢的举动,并且也不符合第106条规定的程序。而其他的组织则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并且如果能把修复The Trumpet的钱用到主楼中也许是更好的选择。最终这项决定还是通过了。

工人修复地面上的马赛克瓷砖

修复之后的利用

虽然对于主楼的修复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一个更大的问题却一直没有解决,那就是以后该如何再利用它,由谁来负责。因为在这方面的提案一直空缺着,Saarinen的建筑也一直被闲置着。在2001年关闭之后的14年间,head house只对外开放过寥寥数次。第一次是在2004年10月,独立策展人Rachel K. Ward设法从PANYNJ那里得到许可,在主楼内举办了一次名为“五号航站楼”的艺术展览。她邀请了20位艺术家根据建筑本身进行创作,呼应Saarinen的设计内涵。但是,因为开幕式上一位客人突然打开了一扇通向跑道的门,这个原本要开到次年1月底的展览在第一天就结束了。

之后几次则是在2011年到2015年间,每年10月份的一个周末。PANYNJ与一个名为纽约开放日(Open House New York,简称OHNY)的非营利组织合作,在其“OHNY周末”年度活动上将head house对外开放一天,大众可以通过OHNY报名参加。OHNY还会邀请专家对TWA航站楼的历史进行讲解。不过活动从今年起将不再举办。

日本艺术家池田亮司在连廊里的光声装置

OHNY的活动吸引了很多人前来参加

TWA最终改造计划

2015年夏天,在TWA航站楼关闭14年之后,终于出现了新的再利用方案。美国酒店房地产公司MCR Development将从PANYNJ接手TWA航站楼及周围的一部分土地,并将其改造为新的TWA飞行中心酒店。整个项目将斥资两亿六千五百万美元,其中六千五百万美元将用于head house的新一轮修复,旨在恢复其1962年的样子。head house将被用作酒店大厅,以及一小部分餐椅会议空间,同时MCR也会在其内建设小型航空博物馆来讲述TWA和肯尼迪机场的历史。酒店主体则会是建在head house后方的两栋六层高的建筑,并拥有505间客房及四万平方英尺的会议活动空间。根据纽约城市规划局今年3月9日的一份文件,该项目在经过了多个公众会议和社区会议后被批准通过.酒店将于今年开工,并计划于2018年正式开放营业。

至此,这场持续了14年的关于如何修复和再利用原TWA航站楼的争论暂告一段落。然而,它是否是个成功的案例,只能留给历史去验证了。


0条评论
城市中国杂志

作者:周楠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社交账号登录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