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17个关键词与读不懂的克里斯蒂安·克雷兹

ELcroquis建筑素描

作者:Christian Kerez

文/克里斯蒂安·克雷兹

译/黄华青


本文来自EL182克里斯蒂安·克雷兹的自述文章《Glossary》,这也是克里斯蒂安·克雷兹的第二本专辑,克雷兹的第一本ELcroquis(NO.145)出版于2009年,当时克雷兹刚刚42岁。

在这篇文章中,克雷兹提炼出了自己设计生涯的17个关键词,包括“建筑空间”、“结构”、“概念模型”、“中国特色”等,继2009年第145期专辑之后,这17个关键词是对他在2010年到2015年之间的工作的一个阶段性总结。当我们将这17个关键词串在一起时,似乎也很难对克雷兹形成一个定论,只能凭借各种项目的碎片拼凑出一个模糊而抽象的印象,或许这也正是克雷兹的工作方法,因为在做任何项目时,他绝对不会对项目做任何预设。

建筑空间

佛兰德广播与电视大楼

“建筑空间”这个词初看来纯属赘述,因为建筑本身就是由物理的空间来定义的。但是大多数建筑除了空间的三维特性之外,也并无任何明确的空间意图。从这种意义上说,“建筑空间”一词成为了一条抵抗宣言。它固守着建筑学的独立性,建筑可以受外界的影响但决不能由外界推导而成。它坚守着建筑空间的概念,代表使用和体验建筑的人们,他们抵制不假思索的接受来自图像和意识形态的投射,它坚持以建筑本体为媒介,反对以其他知觉为媒介。

建筑中的因素,诸如业主的要求、地段、可持续性、贫困等只是任意的出发点,仅仅是某些能够揭示建筑空间体验的参数而已。这些体验通过其他的任何媒介均无法获得,它不再是许多其他因素共同影响的结果,而是成为每个设计过程的出发点,以及一切想法的汇聚之处。

痴迷

佛兰德广播与电视总部大楼

这个词描述的行为并无明确的目的,却具有其自足的特性。痴迷这一行为并不会终结,也不会在某个地点或时间无故消逝。从这种意义上说,这个词可以用来表达一种建筑上的意图,即不把改变或改善世界作为主要兴趣点,也没有任何教育性的或宣传性的目的。它很难理解,也无法中止。

如果痴迷的行为不仅遵循特定模式,而且彰显出某种可辨识的逻辑,那么痴迷便可能超越它个人层面和心理层面的意义。

结构

郑州超高层(一)

“结构”一词可等同于诸如技术设备、功能排布等其他的建筑单专业层面。它引发关于相同或类似元素的想象,它们堆砌组成建筑。结构定义了建筑中以上元素之间的关系。因此,如果我们要谈论承重结构,只有当它的承重元素都清晰地相互关联时,才能够作为一个整体来理解。如果将建筑看作是一个由各种清晰组合的元素展现或定义的结构时,我们就能以一种完全开放而且中立的方式来思考建筑,这样的一种方式排除了武断性和随机性,同时在简化主题后,规避了形式僵化。这种关于结构的看法使得我们可以专注于建筑的根本性原则,而不用诉诸陈旧的、原教旨主义的做法或是极简主义的辞藻。建筑结构是由各异的空间、功能和技术元素组成的体系,它可以轻易地瓦解。它也创造了让所有不同的部分融为一体的机会。“结构”一词很有意义,只有当它变得具体,也就是在一个特定项目中被详细展现的时候才有意义。

均质空间

里昂汇流区办公楼

办公建筑主要是指没有限定实际使用空间的建筑。相反,它们倾向于限定出将来能够成为使用空间的区域或可能性,这实际上是一种包含建筑的初步定义但是还未成形的建筑或空间。

在设计这样一类没有“空间”的建筑时,楼梯、电梯、设备管井等基础设施因素都可能彼此关联,并与承重结构产生联系。匀质空间并不意味着同一元素的无限重复。因为它有清晰的界限,室内格网如何与外部交接的问题,被转化为解决核心筒和外立面的关系问题,其原因在于建筑类型被简化为最必要的建筑结构和技术因素。但是,只有将最终使用空间与被强制区分的固定建筑元素叠加时,这些对于建筑元素的操作才能获得某种层面上的真实性。

作为模型的住宅

湖景住宅

威廉· 理查德· 莱瑟比在其著作《建筑,神秘主义和神话》中写道:人类无法将世界作为一个整体来理解。人类因此尝试让自己与世界疏离,并通过疏离来理解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说,住宅是一个关于世界的模型:它所代表的秩序无法在世界尺度上被察觉到,但是在住宅尺度上则变得清晰可感,这也是世界包含的秩序。在这个层面上看,如果一座建筑想要呈现对于世界的理解,就不应排斥任何对比或矛盾。相反,住宅应被看作是一种强化对比的工具,它将矛盾并置从而让它们变得可触可感。

概念模型

广州三馆一场竞赛概念方案

模型是一件器物,它通过简化帮助我们理解复杂的现象。模型既抽象又具体,是一个理念,也是一件物体。而概念模型尤其有趣的原因在于:它们以间接的方式复制现实。它们提供了用另一种方式,一种具体的方式来进行构思的可能性。概念模型并不需要试图接近现实,因为它有其自身的现实性。它是对某种抽象概念的具体描述,它帮助我们构想建筑背后的理念。在成为一种理解工具之前,模型也往往是一件欲求之器。

中国特色

郑州塔

中国的某些建筑标准与其他国家类似。比如说对于建筑的双重要求:既要符合常规的建筑标准和需求,如经济性和功能性;同时,又要体现建筑的非凡和独特,如标志性建筑或新地标。据我了解,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不同之处在于一种独特的普遍要求,要让所有新的重要建筑必须与国家的历史传统产生联系。然而这种体现中国特色的特殊要求并不能遏制传统建筑及其价值在较大城市的中心区域逐渐消亡的趋势,但是这似乎确实抵挡了业已过时的国际风格建筑。这种做法也同样抵制了某种极易辨识的个人风格,他们的建筑不论在哪个国家都会被设计得看起来千篇一律。

新建筑应该借鉴传统文化价值,这一要求往往落入符号化的模仿,将一种俗套的普适性观念转译为一种流行的隐喻。(这样一来)建筑沦为具象的雕塑。室内空间仅仅只是填充物,使这个夸大建筑有了正常尺度。在我看来,不同国家的特质带给人不同的空间想象,这种差异性使得参与不同国家的工作变得有意义。因此,对于体现中国特色的需求,不仅是纯粹对功能和文脉语境的分析,而是要以重新定义抽象的理念和建筑原则为可能的出发点,也让我们思考究竟中国的新建筑应该是什么样子,究竟与其他国家的建筑有何不同。

体验建筑

克雷兹的Facebook主页

建筑并不像科学的实验,因为建筑空间的体验作为一种结论并不能与实验本身分离。我们无法抛开建筑而只获取知识和经验,或者只是照张照片就把建筑拆除。我想建筑的品质只有通过体验建筑本身才能得到验证。平面只是一种创造出建构空间的工具。模型是一种方法,它们无法取代建构空间本身。

但是我还是热衷于做模型,绘制草图,并将它们展出。因为在略去了空间体验后,它们能帮助我们聚焦在个别层面。每一种媒介都能将空间转译为某种其他事物,它们可以被放进书本或展览中,被四处携带或通过邮件发送。这样的一种变化,也是对建筑空间的关键性体验,能使我们获得对建筑的某种侧面的理解。

细部

缺柱住宅

在空间的建成意义上说,建筑就是将方方面面都汇聚起来、形成并展现为一个无法分割的整体。然而,这只有在描述建筑空间的边界时才有意义。只有在建筑空间的语境下,每个单独的元素才能获得意涵。细部只能部分存在于作为整体的建筑中。这让我获得新知,即使最简单和平庸的细部也有意义,不过其意义并不在于或属于其本身。

不确定性

郑州超高层(二)内景

我是从质疑事物开始设计的,任何既有陈述或结论都不能成为我设计的前提,因此我总是从提问开始,而不是去满足任务书或客户的需求。(我的)这个出发点并不稳妥,因为这不仅让建筑师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而且也更具挑战性。这样的一种不确定性以及对不确定性的渴求几乎会令人绝望,然而它却是唯一能够让一位建筑师的作品避免重复的机会。要想在建筑中创新,你必须做好准备,放弃你至今已完成的一切。

规则

瑞士欧罗巴新区办公楼内景

(如果)想要用一套规则来定义建筑,那么就需要以一种完全抽象的方式来理解建筑。规则将建筑的不同部分和不同元素联系起来,超越了任何对于外形或是室内空间大小和尺寸之类的美学特征的考量。规则将建筑理解为一个整体,胜过任何叙事性或趣味性的阐释。它们是一种尝试,为了克服基于个人品位的审美判断,或抵制将建筑用作一种隐喻。

我们的设计所遵循的规则是特定的,在每个方案中都有所不同。它们并不是教条,无法对每个项目都适用。它们却是将各个项目区分开的工具。规则的转换并不是主要用于改变建筑的外观,它所能改变的是构思建筑的方式。

这些规则在任何意义上都不能被看作是个人的创造。相反,它们试图将建筑中的原则提纯并展现出来,这些规则往往都被掩盖在大量彼此矛盾且无意识的手法之下,这种定义下的规则对于建筑原则的呈现要多于创造本身。

例外

应用科学与艺术大学

建筑结构的尺度、边界和外部体量的形象都是有限的。除了限定的尺度之外,例外总是会成为建筑的独特之处。例如,一架楼梯就是对一系列水平楼板的本质性打破,这同样适用于电梯和设备管井。例外并不只是纯粹的建筑结构中恼人的障碍,它同时也是从一个简单原型发展为多层次的复杂建筑的前提。正是因为建筑体系中必要的打断,才使得它可以从一个更为整体或复杂的角度来理解。

迷宫

冈村住宅平面

迷宫是一系列的空间,它们由于彼此的相似性和类似的连接方式而难以区分。迷宫是一个空间体系,其建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方向丧失、模糊开始和结束的概念。因此迷宫成为创造无限感的理想空间,即便它被建在一块具体而边界明确的地段上。迷宫是一台机器,可以在有限的、或许是平庸的区域创造出无穷无尽的空间。

装饰性空间

北京CBD文化中心

装饰也能以一种抽象的方式来理解,例如,弗雷德里希·尼采著作中的文字就可以被看作是装饰性的,因为他的思想并没有线性明晰的结构。他的行文像是一片开阔的场域,不同的思想在此地出现又在彼地消失,并与其他的思绪相遇,这种连接事物的方式就可以看作是装饰性的。“装饰”一词也可用于墙纸或地毯上,在这里,装饰指的是由单一元素重复形成的纹样,即便它有微小的变化,也找不到可辨识的边界。装饰是一种元素,它创造出不计其数的、难以分辨的特性。

由泾渭分明的规则元素组成的体系就变得容易掌控,获得了恰当的尺度。然而,当单体间的装饰元素没有清晰界限,它们所形成的体系就不能帮我们丈量距离或是了解边界的形状。正是在这种意义上,一个空间才能获得装饰性的品质。

密度

塞古鲁港社会住宅概念模型

没有什么比微缩模型的概念更适合成为桂离宫的讽喻了。微缩模型的尺度缩减让孩子得以把玩一艘舰船或一栋高楼,使其成为一个无害的、有趣的物件。在桂离宫,日本的各地景观汇聚到一片狭小、有限的空间中,如此创造出的复杂性是超现实的存在,因为这些景观原被分隔在日本各地,不可能在一日之内全部体验。这种尺度的缩减直接导致了复杂度的上升,这种激增的复杂性就像是飞机的驾驶室,是最复杂的空间。飞机的所有部分在此彼此相连,可以在此被轻易地触及到。这因此也必须是一个狭小的空间。

依据

罗伊岑巴赫教学楼

我的建筑并没有发展出一套个人化的语汇,一种独特的风格或形式。对标准的研究、对建筑中的依据的探索以及对创造出一种别无他选的建筑形式的渴望是更主要的驱动力。建筑的形式之所以超越了一切审美需求,只是因为它出于明显的理性需要,由纯粹逻辑推理而来。

概念方案

广州三馆一场竞赛概念方案

听别人谈论概念方案时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怀疑仅靠粗略的草图怎么可能会让人信服。概念方案只有放在建成作品中,并以一种令人惊愕的方式体验时才能发挥作用,而不是将概念方案看作一篇由建筑来阐释的无意义的陈词。方案中的建筑是否活灵活现只是一个经验问题,最初的理念或许会因其纯粹性和清晰度而具有说服力,但这样的品质可能会随着概念向现实建筑转换而丧失。对于几乎或完全不了解其所指代建筑的人来说,要想理解一个概念只能通过不断地发问。任何模型或足尺样板都只能提供一个大致的体验。

相关文章推荐:瑞士建筑哲人Christian Kerez结构和建筑:相遇、同行又分开——说一只教学楼


0条评论
ELcroquis建筑素描

作者:Christian Kerez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社交账号登录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