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无休无止绘图机器的命运

2016.05.05 | , ,
嗯微问答

作者:嗯微问答

Sunshine问:

带着一腔热血想要通过自己努力的工作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然而每天面对的只是无休无止的机械式的体力劳动。在跟小伙伴交流中发现,这种状态就是常态,更有很多小伙伴告诉我,其实有活做就已经很不错了,对于一个刚出学校不久的建筑小白来说,建筑的寒冬直接导致提升机会的锐减,在这种环境下,如何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如何在机械式的绘图工作中保持自己的热情和信心?


毛华松:寒冬来了吗?我好像感觉到的是暖暖的春风!

项目速度在放慢,甲方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好几个项目,也是前面有几家单位没做好,倒给我们留了机会。

所以感觉到如果能静下心来,提升自己,机会始终在那里。

魏皓严:嘿嘿,老板不知马仔的苦。

龙灏:嘿嘿,老板不知马仔的苦+1。

宋晓宇:建筑设计的增量市场一定是在虚拟空间消费的领域,没有土地、成本、规范的限制,只需要考虑使用者的感受,这是设计师创造力的比拼。空间消费这个概念一旦跨出物理世界的领域,注定会强势爆发,我们拭目以待吧!(再往下说就会涉及广告了)

魏皓严:哈哈哈,《盗梦空间》里的建筑师。

宋晓宇:造梦师。

魏皓严:艾伦·佩姬(Ellen Page)在《盗梦空间》里饰演建筑系高材生,本来毕业了就要去做建筑师的,没想到得到了这么有前途超级酷的工作。Page,纸的一页,挺有趣的名字;很迷人的女生。

俞挺:主动动手改建自己身边最看不惯的地方,比如自己住的地方。与其在图纸中挣扎,不如在实际中证明。

毛华松:建筑学、城市规划、风景园林,热闹了这么久。稍稍有点沉淀的时间,业内大呼冬天来了,想想主要是幸福很久了。

机械、生态、管理什么的专业,好像一直如此坚守着。

三年前有个外专业的朋友跟我说:只要你们的学生毕业时,初期工资高于其他大部分专业,就说明调整没到位,终有一天,会跟其他大部分专业一样,这样才符合市场规律。

所以,从教育部市场化放开专业设置的那天起,冬天就在走近。

龙灏:对大多数人来说,任何时候,认真做好自己眼前的事情而不过多考虑利弊得失,都是走向“成功”的基础。

基本上是我个人一直以来的做事态度,也是一直这么教育我的研究生。自己觉得一直受益于此。

李东:认真做好当下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张翼:首先要弄清楚想解决什么问题,是嫌工作枯燥还是提高不了。

余斡寒:这种问题可能是被前些年那种“繁华”误导来的吧。回想我小时候,对设计工作的向往,其实是很具体的恋物,喜欢那些绘图工具,甚至拿双面刀片刮图也喜欢,“飞鹰”牌的......

张翼:百分之百的建筑师以助手身份开始职业生涯,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建筑师以助手身份结束职业生涯。所以建筑师首先要学会做个助手。但大学教育里好像从来没教过如何成为一个好助手呀。

魏皓严:这个问题问得挺窝心的,或者说至少让我觉得窝心。年轻时何尝不是心比天高呢?虽然不敢孤绝地说命比纸薄,但也远没到厚德载物的境界。对这位小盆友的苦恼特别有感,会学究而无聊地归结为类似于“日常生活的规训”这样的、至今仍让我相信的结论。

大多数人的命运都是配角与助手吗?

大多数人都在过着无聊的日常生活吗?

要随着年华老去而臣服于此或者自欺欺人或者誓死争上游吗?

或者有别的答案。

反正我自己还没有找到答案,也不太相信谁能那么确定地找到答案。觉得开心的是小盆友你提出了这么一个艰难的问题,至少说明你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它们看似无形无质却暗潮汹涌地裹挟着我们的生活。

此刻觉得你提出这一问题的意义远远大于得到答案的意义,你的答案只能你自己去找,我也在找我的答案。

再指出2点:我觉得你的苦恼与建筑学的寒冬没有什么鸟关系;你的烦恼与专业技能也没啥关系(有了技能干嘛可能更重要一些)。

再指出比较乐观的一点:有时候功夫就是在无休无止的枯燥反复中练出来的,不过这要看是怎么练的了。

俞挺:对于理想主义者而言,机械劳动和寒冬不过是正常的考验,对于机会主义者而言,无论怎么折腾都躲不过八字的预言。

郝琳: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刘涤宇:机会从来不是等的,而是自己争取来的。在业务忙的时候任务焦头烂额,但也会被动积累很多经验。闲的时候总结这些经验并使其沉淀下来对提高自己是必要的。还有,闲时多读书、多记录、多思考、多练习,也是更有针对性提高自己的手段。

张翼:我的问题是:一定要给小朋友指一条通向非凡的路么?我自己的平庸让我越来越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合理的愿望。事实上平凡就是绝大多数人本身,而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会成为那“绝大多数人”。

学自动化的、计算机的、医学法律的好像都没有那么渴望不凡,似乎只有学建筑的小朋友绝大多数的觉得自己的职业或学习应该不凡。当然这是自由,但真的那么天经地义么?

这个学科只是“可以”不凡,并有极少数人做得令人心潮澎湃。我自己其实只能指望学习这些不凡的人、不凡的事,能让自己原本平庸的生活和职业多一点色彩,这已经是极大的幸福了吧。

我反倒建议多数小朋友能从甘于平凡开始,否则那种追求成就的功利也许会堵住了一条尽管平凡但略多些趣味的路。作为一个有趣的人,要让自己手头的工作变得有趣,而任何学科都不可能让原本无聊的人变得有趣起来。

何捷:学校似乎都闹腾着培养大师,结果连给大师打下手都不着调。

张翼:是啊,平均每个月都有小朋友问我当大师要做些什么准备。关键是,我特么哪儿知道啊?我这辈子肯定是不能指望啦。还有更有趣的,有个小朋友心事重重地找我,说想不好将来是要成为柯布还是密斯...这个抉择真是好难啊。

王磉:哈哈,这是真的吗?比起来法国小朋友还蛮实在的,明知道学建筑工作不好找都还热情满满。课余还会搞乐队,造船,前些天二年级学生们在学校造的小船还搞了个盛大的下水爬梯。也是,学建筑还是蛮有趣的,反倒是活多了老加班才容易让人厌恶工作吧?

王磉:对比一下法国孩子还是不错的,这应该是张翼说的宏大的教育环境的结果。我带了七年一个硕士后的城市设计课程组,这个课程组里的外国学生很多,尤其亚洲学生常常三分之一左右,他们都是已经拿了文凭才出来读书的,时间久了你就能发现亚洲、北非、东欧的孩子各有不同,法国学生比较明显的特点是“主动”、“热情”,很有责任心。其他地方的学生就不一一吐槽了,大多数都很被动并希望你告诉“正确”方向。这是人生态度问题,必然影响职业态度——就像这个学生会问这样的问题,想得到一个答案,有些时候并没答案。

何捷:我觉得建筑专业也应当回归到通识教育上来。现在是两不靠,既当不了大师也干不了工匠。

毛华松:好像我也讲过我们要培养的是具有领导力的专业人才。不过,我传递的和张翼是一个意思,从平凡中着手,注重设计的整体性。

魏皓严:不过提问的孩子并没有说ta要做大师呀,ta只是想提升专业技能而已。

提升可以有多重理解,没有提升的生活与工作都是让人厌恶的,至少我会厌恶。或者“提升”这个词并不恰当,我自己更喜欢类似于“有趣”“有智”“有爱”(这个有点肉麻了)之类的词,这与“平凡”不矛盾,平凡不同于平庸。我觉得甘于平凡是挺好的,真如张翼老师所言,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必将在大多数方面平凡,但是该有自己独立的见识与思考,而不是人云亦云。

我也不太相信设计的整体性这一类说法,如果说所谓整体性还有点价值的话,也是为了某种交流与操作的方便吧。大学的培养首先应该是人格的独立吧?(这个话题太大,先这么说教一下,见谅)

张翼:注意这是一组问题:行业寒冬,工作无趣,能力提高。他抱怨的状况没有任何一项影响专业提高。如果只是问如何提高专业技能,大家答的就都不会是上面这些吧。

刘艺:年轻人在设计院确实会做很多离大师画草图距离很远的工作。但并非都是无聊,设计无处不在,就拿新生上手的卫生间和楼梯间来举例,说实话我很少见过画得好的,或者借机仔细把卫生间楼梯间研究一番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难怪国内建筑常常细部粗陋不堪。做好一个细部,一个事情,不都是提升么?

俞挺:我这两日在画墙身剖面。

魏皓严:然而每天面对的只是无休无止的机械式的体力劳动——我觉得这句是ta的核心句。还有这句:如何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如何在机械式的绘图工作中保持自己的热情和信心?——问题本身并不消极,也没有呈现出过多的、或者说不恰当的欲望。

张翼:我不大支持用人格独立来解答问题,这个问题的范畴甚至已经远超出这个学生所提的我们已经觉得范畴略宽的问题了。而且人格独立这件事,也已经正确到了用来解答任何问题都无误的程度,所以就失效了。

人格独立途径太多且没有标准。生活幸福不幸福,专业过硬不过硬,人格都可以独立,它解决一切个人困惑,却不能成为任何问题的缓解途径。人格独立和是不是人云亦云没有关系。独立的人格不是塑造的,这个宏大的教育问题可以是大学教育的理想,但不可能是责任。换言之这是个人生问题,不是思维方式问题。

魏皓严:我觉得无趣会很严重地影响专业提高。

会认真思考张老师说的这点的,我还不确定你说的对不对。我现在的第一反应是:群里的老师们在答题时可能有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没有把自己放在与提问的孩子平等的地位上,而是居高临下的(——望大家原谅我这种一棒子打死的生硬说法)。对此我保留意见,我觉得孩子们再是幼稚肤浅,也希望面对的是一个有智识有阅历的朋友,而不是老板或者上司什么的。

至于人格独立这件事,在我看来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你说得对,我用这个来回答可能成为一种无用的泛回答,这点我会好好想想。谢谢你直言。

唐克扬:理工科的思维,觉得所有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就是不能解决的问题,也可以通过解决来解决。

何捷:其实做好本职工作应当是在没有专门进修渠道之外的最有效提高方法,当然如果真的水平高到本职工作已经招不下他的就另说。

余斡寒:魏皓严,我比较赞同你呢。依我看,这个提问的同学挺好的。建筑设计本来就很多匠气的成分,再有兴趣也会有烦闷和无趣的时候,那就想办法化无趣变有趣吧。

毛华松:设计作为一个行业,固然有艺术性的创意成份,但从职业的视角来看,属于服务性行业。因而必须要有基本的契约精神,时不时的无趣也是正常的。这时候把无趣变为有趣,就重要了。

魏皓严: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服务性行业”的说法,这个概念在很多时候变成了向甲方献媚的最有力托辞之一。

但是我很认同“契约精神”——这个概念,是朱晔多年前告诉我的。

那孩子讲的困境我觉得能感受到:成天被老板催着不停地改改改改改,而且每次修改都很可能没有丝毫的提高而是不断地换方案换思路被各种拍脑袋的突发性决定把本来可以有章法的设计程序搅得一塌糊涂。

为什么我们答题的时候就没有说出这孩子的领导与甲方有问题的情况呢?我觉得我们都知道这种情况的存在几率是非常高的,但是都对此无能为力。不过讲出这样的困境或许也能对ta有点帮助。就像是孩子们上课遇到一个糟糕的老师,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然后有个人过来对他说:我觉得你遇到了一个差老师。对呀,一个差老师,然后大家笑了起来。这一个大笑的瞬间我觉得十分珍贵。

张翼:其实我不觉得有谁真能解答一两句话提出的问题。所以所有的问题恐怕就都是问题本身。翻译一下这个问题,其实是:如何在常规的工作中快乐地提高。

常规意味着你选择了一条多数人都在走的路,那么这是一条相对安全但也平凡的路,相比于投师、游学这些方式而言,当然枯燥,这是低风险的代价。

第二,有趣,不追求提高或不追求平稳就能有许多途径让工作不枯燥。提高原本就要下苦功,有趣地提高需要能力和天赋,而苦于无法提高原本不就是因为缺乏能力么?

我没觉得这些孩子不好,所以提高帮助只能从修正问题开始。他尖锐的问题不是缺少方法,而是没有准备为自己的愿望付出代价。你建议他忍受平凡,忍受枯燥或是加倍努力,不都是让他付出代价么?但他的问题不就是在问,如何能在常规的工作中,不枯燥地提高么?那么有谁有本事解答呢?

因为与教育有关的问题可以说是我面对的唯一一件我必须为别人负责的事。其他的诸如设计的水平啦,理论的造诣啦,都只是些个人修为,扯淡无妨。只有教育,是我唯一还没给自己划定人生边界的领域,因为你就算划定了自己老师的边界,也划不定学生的。

魏皓严:其实我并不确定这个孩子是不是想直接得到答案,我暂时不想把ta化为某个特定的类型,因为并不知道提问的是谁。或者ta只是苦闷想找人说道说道而非指望一条慵懒的捷径。这个情况可能会受困于“提问-回答”这一模式。

刘艺:同学提到的每天面对无休无止的机械式的体力劳动。如果是方案被甲方折磨另当别论,如果是在画施工图,就得纠正心态了。

魏皓严:对呀,我最近也越来越认识到各种工图的重要性。

何捷:其实干什么行业没有冗余工作呢?流水线那种才不冗余,但学建筑的肯定就更看不上了。

余斡寒:忽然想起十多年前泡音乐论坛时,有一次也是有人提问,想考音乐学院作曲之类。天津音乐学院的周晓静教授就说别把这个专业想得多风花雪月多好玩,多数时候工作都是很枯燥的。

何捷:我最近发现不少成功的朋友都在当年做过各种人的底层助理,真把这种活儿干好了的人都不简单。

魏皓严:昨天李玟说了一句“比我优秀的人比我更努力”——我很有感。

朱晔:这么热闹啊,哈哈~~随便说两句:我对这位提问同学的问题稍有同感,这是一种对于未来的不够确信。但这孩子比我刚毕业时强,至少他对于目前的本职工作还是希望有热情和信心的。劳动使人快乐,同时,以利润为目标的生产也会让自己不自觉地被异化为一个螺丝钉。

有苦闷很正常,出路众多,拣几条如下:1、坚持以工匠精神作为每天的心灵鸡汤,苦中作乐成为机械式画图之王,画到电脑爆机自动死机为止;2、边坚持边学习,每天打满鸡血拜师学艺,干好本职工作之后积极炒更,脚踏多条船地通过各种实践和交流让自己永无止境;3、破罐子破摔,至少不会有这些疑问,然后以养鱼遛狗插花种草吟诗作画未来远方为乐,也能达到昨天那堆芒果歌手的情怀;4、放下鼠标立马改行,开个微店创业自强,英雄本色投身怒海……

无论哪条,都是在说:如果你不能改变环境,那么就改变自己。如果你不想改变自己,那就该干嘛干嘛。

ps:昨天那堆芒果歌手唱现场真是一塌糊涂,魏皓严你居然还那么认真地看了(不过我后来也看了)。

魏皓严:是走音了,可是我看得开心,怎样?

龙灏:我当年在深圳参加工作的单位也是乙级,俺去了一年后,升为甲级。

魏皓严:龙灏,难道与师兄你有关?

龙灏:当然!要凑人数啊。

李东:人生其实是很悲观的,一个问题解决之后会有另一个问题出现,而且难度、层次、艰辛各各不同,幸福如此短暂并稍纵即逝。

当你不断追问意义和价值之时,也即坠入西西弗斯式的悲剧之中,前路只有两条,要么堕落,要么无妄。而所谓世俗的幸福往往需要以精神的放纵与堕落为前提,因而当你认真地对自己发问并努力解决之时,即已走向一条不归之河,循环往复,看不到尽头。

每个问题的暂时解决会让你获得短暂的幸福,若贪恋那短暂的幸福便又会不自觉堕落。因而又要面对下一个问题。如此,这是一个复式的悲剧,正如那推往山顶的沉重巨石。

因此,无论选择什么方法和态度应对你现在的局面,都没有捷径可循,热情和信心不要也罢,如果清醒认识问题之后还不放弃努力就已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余斡寒: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

魏皓严:李东这个回答牛!

李东:不牛,不励志。

魏皓严:讲到了你这个层面,还励志个屁呀(盼谅用了粗俗而爽气的词)?已是一花一世界,一尘一乾坤了。一直追问的结果不就是这么孤寂了么?

李东:所以这个回答给孩子们,好么?!

魏皓严:李东,在你25岁时得到这样一个答案会怎样?

李东:我15岁时得到这个答案也不会改变初衷。

魏皓严:我也觉得,看了辣么多动漫的孩子们,心智足以接纳苍凉之世了吧?

陆地:我记得本科刚毕业到设计院工作时也是如此,幸好当时没有任何ambitions,有啥做啥,津津有味;空了就看书琢磨体会,后来,设计院内部拼标赢了几次,22岁开始独立主持高层住宅设计,从方案到施工图。再后来,觉得设计院太小,就跑去读研究生了。我的体会: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没机会,大多数是因为你还没准备好。没准备好,有了机会也会搞砸,以后想要机会就难了。当然也不排除在机会中茁壮成长,刚恢复高考那几届人机会就特别好。但这种特殊性以后越来越不能指望了。

我本科的学校一般。而且只读了四年,加上17岁上大学,所以21岁就工作了。后来留在同济,算出来的工龄就比较长。

在我看来,津津有味做好本份的事自然就会有热情和信心。极其枯燥的事也一样。

魏皓严:看到环境的恶劣,看到自己的幼稚与急躁,看到领导的冷漠与甲方的恶,看到同事的小心眼,看到工作的枯燥,看到办公室里没有鲜花与密斯椅或者石上純也桌,只有惨白的日光灯与电脑前僵硬的肩颈与呆滞的面孔,看到恋人/爱人的庸常……不想放弃希望即使它模糊无形,学着自己关心自己,上班或者下班的路上邀着朋友逛逛街吃吃饭谈谈心看场电影,在似乎没有尽头的修改画图中试着琢磨其中一个相对稳定的问题——比如怎么做好一个大厅或者一条小路,在自己与邻座的桌上摆上一盆鲜花,在家里准备一个沙袋,把它想象成甲方与领导,睡前起后痛殴其三分钟,在郁闷的时候坚持跑步,刷牙的时候听歌,拿一个速写本画单位里的同事们,穿一套别人看不到但自己觉得很性感的内衣,买本好书每天读上5分钟看看读完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但总要读完,开一个只有自己和蜜友才知道的微信号写下自己各种乱七八糟的心绪放进自己各种莫名其妙的作品,在漫长的上下班路上总是用手机去拍开过来的地铁或者一棵树……

余斡寒:不用沙袋,直接上。

现在回看,二十多岁那十年各有不同折腾法,然而多数还是在三十出头那个节点定型的。

石岗:不知道机械式体力劳动是什么?是简单的平面,还是不断的复制详图?还是……

如果是这些,那就努力做到校对审核审定一次性通过。校对审核审定上意见栏填写“无”,当你这阶段的努力方向吧。

确实,我特想向我的才毕业的小设计师们说:最悲惨的不是没活干,而是有活干不出、干不好!

同时,我认为我看到的才毕业的小设计师问题还很多,还有很多提升自己的空间。比如如何融入团队,是否了解其它专业设计要点(水电信消防结构),如何与甲方顺利及和善地沟通,如何做好ppt,甚至图面粗线、中粗线、细线、实线、虚线、点划线都运用混乱(这是大学该解决的)。绘图不分层,兄弟专业无法控制等等,诸如此类。我认为提升空间努力方向很明显很容易找到,没啥苦闷的。至于方案能力、美感、概念这些软实力,你要是金子自然会慢慢发光的。等你媳妇熬成婆自然你做主啦哈哈。

还有这位提问者,我建议你学学造价、概算、预算,了解台班、人工、运距等与建筑成本相关的知识,以提高一下自己的专业能力。

建议你厚着脸皮造访国内各大设计师,认识更多的建筑界江湖人士,用崇拜和粉他(她)们的态度,去找他们玩,看他们的工作状态,拓宽视野,以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

我才到设计院时,画很简单的图,但我还是很认真地画,画得很细致,将最简单最容易的图画得超过以前的老同事的图,自觉很爽。似乎这也暗示着以后你会超过他……

建筑寒冬没什么不好,就像你在股市低点入市,等着涨就好啦哈哈,如前各位老师所说,你准备好了吗?机会总是给有准备、有底气、基础扎实、接地气的人…

龙灏:我到设计院工作的第一个项目是一个一梯两户六层楼的住宅楼,自己从方案(那时套型还是得自己做的)画到施工图……不到2000平方,还是蛮单调的。

石岗:不过,全过程设计,外带后期服务,你被洗礼了吧哈哈,重新认识什么叫设计了吧哈哈。

龙灏:不过没人指导,也得自己去研究啥是施工图、怎么跟其他专业配合。

石岗:你这不单调好不好?已经很挑战了。

龙灏:我是说房子本身。事情对于工作第一天的我当然是挑战了。

石岗:住宅单调吗?奇怪。

龙灏:对啊,就两个套型,一楼重复到六楼。真正的挑战是应付施工配合。

啥都不懂,因为是建筑专业项目负责人(那时好像也没分等级,老大觉得这事儿太小就直接丢给我负责),在工地被问到各种问题都不知所措……

不过这也许是我们当年才可能有的特殊经历了。

但心虚归心虚,冷静下来也得加倍恶补,自己逐渐就成长了。这是我想对提问者说的——认真干好眼前的事。

张翼:我毕业半年做了三个博物馆,后来十几年再也没盖过那么大的房子了,越盖越小。

石岗:工头问道:工地连续下大雨,沙子全被冲走了,设计师咋办?哈哈

工头又问道:工地连续下大雨,机坑里全是水,设计师咋办?哈哈

张翼:人工挖孔。

石岗:工头还问道:工地连续下雨,都塌了,机坑支护没图纸,设计师快补一下图?哈哈

龙灏:我印象中最开始被问得比较尴尬的问题还真跟沙子有关——大概是河沙不够可否用点海沙……我完全不知所云,觉得沙子都差不多啊。

那阵又没得手机……问都没法问。

张翼:钢模板加顶丝支撑,然后挖孔灌浆。这些惨剧在我工地上都发生了。

石岗:不懂,但一定很搞笑很惊险。

张翼:当年整天做噩梦梦见房子倒了...现在想起来终于成了搞笑的事。

龙灏:遇到地质不好的项目,特别又是紧挨着现有房子加建的,基础坑挖下去以后确实会有一阵担心(特别是上海楼倒倒后),直到建筑出地面。

石岗:我也是,都梦到工地难题。

张翼:我找到的办法是灌浆加固,几乎是个百搭的办法,给了我优质的睡眠。


0条评论
嗯微问答

作者:嗯微问答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社交账号登录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