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王辉 | 建筑师:一种知识分子的可能

UED

作者:王辉

天津大学《当代中国建筑》公开课演讲嘉宾——URBANUS都市实践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建合伙人、知名建筑师王辉老师,就多年来在建筑项目上的实践经验和体悟,讲述了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企图。

王辉 URBANUS都市实践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建合伙人、知名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学士、硕士,迈阿密大学建筑学硕士,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师分会理事,美国纽约州注册建筑师,并出任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设计课导师,以及北京建筑大学ADA研究中心客座教授。

作为职业建筑师,是否有利用职业的设计机会,作为思考社会、批判社会和介入社会切口,用恒定的知识分子的社会学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对待不同规模、不同类型、不同功用的项目,从而突破了形式语汇的束缚,用自由多变的设计创意应对每一个具体的设计问题,在不同的答案背后体现建筑师对全球化、城市化条件下对城市和市民问题的态度与理解,不是一种不可能的企图。

——王辉

开篇 建筑学是通才教育

建筑学是一门通才教育、一门人文教育,也是一门普通教育,学习建筑学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因为建筑学是打开世界的一扇大门,可以作为介入社会、批判社会的工具,希望同学们不要离开建筑学。

“世界充满了知识,而建筑学让我获得了这些知识。” 知识分子在我们今天社会中的定义是什么?知识分子这个特殊的定义在建筑学领域的特殊作用是什么?同时,作为建筑师,能否为所谓的“知识分子”这个称号贡献什么?

知识本身武装了我们,作为我们介入社会、批判社会的工具。王辉老师通过天、地、人、神的四象合一,用建筑师的语言、建筑实践项目作为中介,在解释这四象各自是什么的同时传递他的建筑思想,总结这些年来建筑学知识所给他的机会在多大程度上反馈给了社会。

王辉老师在课堂上推荐了一些书,思考建筑学能否作为这种介入、批判社会的工具的可能性,推荐的书单见文章最后。

建筑的轮廓线

我们忽略了天,才有了雾霾的问题。在建筑的领域里,建筑的轮廓线就是天大的问题,轮廓线本身表现了一种对天的崇敬。

1 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投标项目

最初的想法比较单纯简单,由这两行树作为引导进去建筑,建筑由两遍展开,将天地包容在内。

之后对建筑形体进一步剪切,形成入口等,根据形体设定了两种图景两种不同的体验:一种是园艺的图景,另一种是让人在两边的花卉中穿梭、游历的图景。研究了建筑与天的关系,根据轮廓线设计观花观景的平台。

因为在一些实际问题中,要求建筑屋顶的绿化的减少,建筑形体去复杂化等,使方案前后关注点转换,导致从理念到形态的转换。

2 四合院改造(4户人家的杂院)

设计理念是与院落邻居共享一片天,这是空间界限的问题。在一个新介入的公共的界限里,既有属于自己的、较私密的空间,也有空间的共享,可以承载聚餐,打牌,种花等公共活动。

所以设计了一张桌子,通过这个简单的设计,让在大杂院里争夺空间的人们共用一张桌子,维护居住在这里的人的尊严、秩序,产生更多共享的活动场景,同时也有各自领域感的营造。

设计过程中有各种各样的诱惑,过分被知识分子武装的人总想在一个很小的地方表现自己是一个知道分子,来表达自己的野心,用简单的方式去解决实际的社会性的问题,这是需要知识量的储备的。

土地的界限

建筑师有很多的机会介入社会问题,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对于土地的理解,包括我们如何有效的使用土地,如何让土地增值,产生有效的利润和经济价值效果,有很大的社会责任在其中。

Villagein the City & Farmland in the City

在近20年中国快速的城市化发展过程中,对土壤的污染、土地的破坏更为严重,比空气污染更难治理。美国推动了郊区化发展,是对郊区土地的扩张,对自然的破坏。建筑师与规划师在规划土地的时候对地球的破坏是最大的。

农村景象和城市景象间是否是可以共存的?以上拼贴画是保留农田,保留农业景观与城市共存的愿景。我们提出动态的容积率这一概念,在城市发展早期不可能一步到位,随着城市土地价值提升,拆迁必不可少,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只在开始做符合发展的东西,而把田地在城市中保留一段时间,作为城市的景观,以农业使用价值保存下来。在后期的城市发展过程中再更替,使这一发展过程变得有机。

1 FuhuaScience-Technology Office Park, Shanghai

农用土地和城市产生利润的、讲利润讲高效的土地是可以结合的。都市农业的介入可以建立起人与人,人与城市之间的关系。

农田能够带来一定的经济价值和旅游价值,让公共空间资源具有生产性。不同于维护成本极高的城市绿地,作为休闲资源的都市农业并不需要精耕细作的投入,甚至其产出可以使其运营可持续,降低了城市运营成本。

和城市生活紧密相联的农田,也会塑造新型的生活内容和工作模式,推动新的生活方式。

重新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人与土地的关系。对于从泛义上讲都是移民、流浪者的当代城市居民而言,这种人和土地关系的建立使他们有了归属感。

在城市化过程中,有很多原住民被一种生产方式所抛弃,无法融入社会,进入了一个陌生、麻木的状态,更多的是获得城市的冷漠。

因此,这也是居住地与居住者间的纽带,部分解决了原住民的搬迁、安置和就业问题,这是这个计划最有批判现实主义意义之处。

新《闰土故事》表达了不同的人生轨迹的两个人,没有失去的土地是他们联系的纽带,是他们交往的一个增进。

2 北京梨花村

我们做了很多半围合的,向主路敞开的空间,既有室内的餐饮空间,又有向外的灰空间。通过简单的砖瓦形成不同的空间,引入自然光,通过廊子关联内外空间,这些实际操作都很不易。

这个画框的设计接地气是因为在设计它的时候完全还原回了当地那种生活的状态,很多生活的问题变成了设计师的灵感,设计的亮点也在其中。

建筑就是解决人的问题

建筑在解决人的问题,人又在不断地颠覆一些已解决的最基本的答案。城中村是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一个城市所必然包含的内容,是当代都市的一种基本“户型”。城中村的存在解释了城市有机、可持续发展的根本要点。

1 “理想家 House Vision”

当前中国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能够用廉价的方式获得中产阶级的舒适性时,就会有成几何级数倍数的低收入阶级用并不舒适的生活条件来支撑这种舒适性。当城市白领和精英开始热衷于中产阶级生活时,城市的另一个极端正向低收入阶层敞开更大的门。

这种城市经济和社会的平衡需要城中村。虽然有各种社会福利,如通过补偿性拆迁的方式来尽量推掉不美观的城中村,但这至多只能照顾城中村的地主,而不能最终惠及到它的广大租户。

《城市的胜利》

而更多的情形是,拆迁剥夺了地主和租户的生存权。因为城中村或类似于城中村的廉租住区不仅是居住的场所,还是极其简易的就业场所。作为一个完整的小社会,许多人可以利用自己的居室就地成就一种生意,其形态五花八门,即便最具想象力的人也难以尽数。

而一旦这种交织的社会结构被肢解到新都市的另一种户型——单元楼——之中,这种简单的谋生条件则消失殆尽。毁灭城中村,也是在毁灭一种下层人的城市生活方式。

《收缩的城市》

这两个观点实际上是相辅相成的,大量的人口涌向城市代表着城市的胜利,然而随着城市人口年龄的变化,城市里越来越容不下年轻人了,越来越多的大学城建在城市比机场还远的郊区。再看国外,年轻人是城市支撑的主体,在城市消费并贡献于城市。

面对如今“蚁居”问题不可回避,我们的“供给侧改革”,是给年轻人在城市里居住提供一些有体面、有尊严、有趣味的空间的供给侧。将好玩的设计与知识分子的力量结合,能产生出很多有趣的东西。

Live Between Building

建筑师Mateusz Mastalski 和Ole Robin Storjohann设计了一系列有趣的夹缝建筑意向图,他们的概念是如何在诸如纽约和东京等极高密度的城市中寻求新的居住空间,既节约土地,又高效利用自然光源。

ROLL IT

这是德国KARLSRUHE大学的一个实验性设计。这个设计如滚动的胶囊一般。使用者不仅可以通过在胶囊内行走来移动胶囊,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变换舱体的功能。

万科青年公寓

建筑单体位于基地的东北角,东临回龙观村西北环路。我们的设计侧重于重新诠释和建立年轻人的生活社会环境,并将其定义为“蚂蚁农场”。公共空间的排列组成了他们的生活社会环境,这与“蚂蚁农场”内的隧道极为相似。这样贯通连续的空间会为年轻的企业家们提供更多的社会交流机会,他们在彼此的交流中创造新的理念,并实现它们。

工作空间Work Space

集合体功能Collective Programs

2 年轻人的微城市——城市存量的再开发策略研究

这是王辉老师参与的一个教学研究,叫做“年轻人微城市”。

公交场站升级策略和案例以北京市朝阳区城市存量空间为例,停车场作为公共设施的场地存量,公共交通场站作为研究对象,将单一功能转变为复合功能。

城市里面有很多的开放空间,我们尽可能利用城市核心区的这些开放空间,比如公交场站来做年轻人的微城市,为年轻人提供零地价,解决住宅供给问题;然后让年轻人通过日常的的工作和生活,介入并激活这个区域。同时,公交站汇聚人流,产生一定的社会辐射效应。

在这个例子里,设计师将不同的建筑类型变成若干个不同的有命名的House,把建筑当作一个生命体来做,并非一个无休止的形式,这里有对生活的激情和作为知识分子的力量和态度。

五龙庙的设计故事

王辉老师虽不研究古建筑,却测绘过众多著名的古建筑,于是碰到五龙庙。五龙庙离永乐宫非常近,作为保护文物,周边的环境却很差。

以下的草图是王辉老师第一次去五龙庙时画的现状图和初步设计图。庙前有戏台,每年用来给龙王观看并取悦龙王,这是古代的祈雨文化。

以下是设计后的效果图。在整个设计接近尾声时都在思考:什么是设计,设计应该做些什么?设计不是发明,而是发现。很多东西其实所有的答案都存在,我们所做的就是花时间领悟这些事件背后的精神,然后无限的接近这个相对对的答案。

通过多重院落的设置来增加游客停留的时间,采用“斗拱”院的主题增加院落内容,将唐代四大建筑的斗拱复制到混凝土上,刻在地上,同时附加当地文物的介绍。

在轴线、空间等落定后,回到本原的一些关于材料的事,找到宝贵大叔,建了这样随时随地都可以拆除的“土墙”,同时解决了装饰性、永久性和前瞻性的问题。

跨界 艺术装置设计

1 五迷三道——深圳户外艺术装置

在这个户外装置设计中,找到很多深圳拆迁下来的门,让这些门用弹簧合页组合在一个空间里面。现场的施工搭建也因为各种原因,最后呈现了不同又别有趣味的,更本真的感觉。

2亭子——竹论坛

放在公共空间里的被分享的方亭子,由两个躺椅构成,中间有一个帘子。

在课程的最后,王辉老师鼓励同学们努力地当一名知识分子的建筑师,以知识分子态度介入社会、回馈社会,把建筑设计的机会作为介入社会的手段,而不是把设计本身变成目的,而是将设计的态度和社会融合。

王辉老师推荐的书单

Lewis Mumford

建筑师领域的知识分子,20-30年代老派知识分子。他的独特在于他不是教授型的知识分子,而是独立的依靠写作去挖掘知识,去传播他的知识信仰的知识分子。他串联更广泛的知识领域,能更宏观的、更整体的描述世界。

Panofsky

他的艺术史领域、观点相对上一位较窄,他为读者展示了一个非常好的图景,这门领域向我们展示了一个需要知道的世界,这些需要知道的世界能够武装你成为一个知道分子。

《知识分子论》、《最后的知识分子》

过去20-30年代的知识分子是独立于学院的知识分子,更多的是与大众结合,就是我们现在讲的所谓的公知。后来,美国知识分子逐渐聚集到学校,在学校的学术领域专业的服务于学院。《最后的知识分子》这本书呼吁新时代的知识分子能够像老知识分子一样,能够变成介入社会的知识分子。

所有人都是知识分子,但并非所有人都有介入社会的知识分子的作用。用知识在自己的阶层发声,才能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而存在。传统的知识分子仅是知识的占有者,利用知识获得了社会的身份、地位,主要是传递知识、巩固知识。有机的知识分子是不同于传统的知识分子,是介入社会、批判社会的知识分子。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专门专注到专门的知识领域去。

《诗·语言·思》、《人的境况》、《单向度的人》

无休止的物欲追求让人丧失批判社会的能力,这三本书是对世界异化的观点,以及对现在社会异化问题的思考。

《十谈十写》

这本是王辉老师和范凌老师的新书,两人各自贡献了五篇文章,王辉老师的其中四篇都是在写库哈斯,作为对过去中国建筑发展历史的一种总结。


0条评论
UED

作者:王辉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社交账号登录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