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姚仁喜 | 光影几何下的禅意空间

UED

作者:姚仁喜

他以流动的光影,来叙述空间与自然的对话;他以场域的精神,来提供人们聚合离别的舞台;他以坚实的构筑实体,来彰显文化人文的氛围。他是台湾当代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 —— 姚仁喜。

姚仁喜于上海华建集团大师讲堂

导读

不论是庄子的“庄周梦蝶”、佛法的“相由心生”、或印度哲学认为世界皆是幻象的思维,说明了东方心灵对于“外象”或“物”,有其独到的见解。概略的说,西方多半崇尚客观知识,坚定地相信“物”存在于我们之外,是可以客观分析、重复验证、独立存在的客体;而东方哲学则相信外在的“物”与内在的“心”并非纯粹二分的主体与客体,两者之间有不可分离的关联,有些学派甚至认为“物”实在是“心”的投射。

在建筑的领域中,即便不谈我们所感知、所经验的建筑是否由观者的“心”所“生”,但不能否认的是建筑创作,或任何形式的创作,都是心灵探索的活动。因此,作为一名创作者,检视心境与作品样貌呈现间的关联,可说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自我修炼过程。

此次大师讲堂,姚仁喜带我们回顾了他刚刚在上海落幕的“内境·外象”展览,分享了从业三十多年以来的经验与感想,他与业主们的“姻缘合和”。我们透过他娓娓道来的讲述,了解到了这位“摩登禅师”对于建筑与生活的领悟与探求,都是那一样的“禅”,一样的“玄”。

「内境·外象」姚仁喜作品展现场

我们平常的脑子里可能就像那个字体一样杂乱无序,事实上如果我们当下知道脑子里有什么念头在转的话,是很可怕的,还好我们不是很清楚。可是某些刹那,尤其我们说的创作人,那种宁静寂静的状态出现的话,很多事情一下就清楚了。

——姚仁喜

这次“内境·外象 姚仁喜 | 大元建筑工场作品展”在上海引起了很多年轻建筑师的回响。展览筹备时间很紧张,去年十月邀请结束后,通过一个多月的筹划,最终选定了展览的主题:内境与外象。一般的建筑展只是展示建筑的模型、最终的成果,但考虑到一般大众可能对于建筑师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东西更感兴趣,所以这次展览更深一层的目的是:意在展示出建筑师在创作时内心的想法。

东方人与西方人最大的不同在于,东方人认为外在的东西与内在东西之间是有关系的,西方认为外在是独立、客观的,是可以一再验证的事情。东方人是诗意的、哲学的民族。从姚仁喜自己的个人创作经历来讲,内在的状态绝对影响外在出来的成品。这次展览的美术馆是一个玻璃的房子,很难展览,所以在美术馆里面搭建了一个房子,房子里面的东西就是内境。

因为姚仁喜一直对电影很感兴趣,多年以来一直想有一个机会用电影来讲建筑,这次终于能有这个机会进行尝试。展览中有一个11米乘以12米的荧幕,来播放空拍视角下的建筑物。这个场所正好有一个斜坡,有些人在下面看,有些人爬到上面看,在上面看的人和在里面看的人有的时候似乎是在同一个空间里,因为里面的人在动,外面的人也在动,可是尺度有的时候是类似的。

浮光掠影 / Fleeting Moments

第九柱 / The Ninth Column

姚仁喜认为建筑在创作和思考的时候最难的一点,以及建筑与其他艺术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于:尺度(Scale)。因为建筑师只能画图、做模型,1:1000,1:100的模型建成实体很难想象是什么样子,而这对于建筑师来讲是最难的。画家画画可以马上看到结果,不要就改改,写作如是,拍电影如是。只有建筑师,即使是把想法画出来、做模型,还是有些许冒险。这次展览用了大银幕,是为了建筑的那种震撼力和尺度可以让一般人感受到。

这个展览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姚仁喜的一个法国设计师友人专程从巴黎飞过来看这个展览,见到姚仁喜的第一句话就说:“Kris,这个展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每个人都在认真地看这个展。”他做过很多设计类的展览,很多展览都是他进去晃一下就出去了,可是这个展览他花了很久的时间来转。

在二楼的方体空间里放了一些建筑师访谈、以及大元建筑工场设计师工作的状态的视频,甚至里面还放了姚仁喜做菜的时候的照片。这个(展览用的)建筑物虽然有一点不合常理:外立面是全玻璃的,展览时候的光线很难控制,展建筑却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可以看到外面人民公园里植物的场景,这反而有一种很特别的空间的氛围。

访谈 / Inter-View

在方块的下面,是221根柱子,我们用6个投影仪进行投影。一些文字以不一样的速度,不一样的方向,从下至上,从上至下在柱子上移动。有一些混乱的背景音乐,这些字有些只是部首,你完全读不出是什么意义,移动几分钟后,有一个巨大的鼓声开始震动,其中一些管子中间,字从里面亮出来。他摘取的《心经》里面的一些字:“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时忽然出现,而整个音乐肃然停止,只剩下鼓响,空间就立刻变成一个不一样的状态。

喧嚣与寂静 / Distractions and Serenity

姚仁喜在设计这个部分的时候,其实并不知道能与观众沟通到什么程度。可是在现场和各种社交网络上面可以看到,很多人写他们对于这个展览有很强的感受:展览期间,一位女士闭着眼睛站在这个空间,双手合十,好像在祈祷什么事情一样。

姚仁喜 | 大元建筑工场作品:台湾高速铁路彰化站

对于我来讲,建筑就是要做氛围。我们生活在空间里,而人是一种被外在环境强烈影响的动物。建筑就是要营造氛围、场景,有的时候我喜欢用电影来讲建筑,因为电影就是在讲场景。诸位如果真的去看拍电影的场景的话,你会觉得完全受骗,布景都难看到不行,可是因为镜头、光线、音乐加上去的时候,那个氛围就出来了。我觉得建筑一定要是做氛围的。

——姚仁喜

水月道场

水月道场在晚上的时候宛如一个漂浮的盒子

水月道场,位于台湾佛教四大山头之一的法鼓山,是由建筑师姚仁喜设计的。筹建时,他曾问农禅寺创始人圣严法师认为未来的寺庙是怎样的。法师说他曾在禅定时见到,那里“有如空中花,水中月”。为了这六个字,姚仁喜足足想了一个月才画出一个寺庙的样子。法师看后说“有点像”。于是顺着依山傍水的地势,姚仁喜一点点打造出这座“景观道场”。

有人说水月道场虽然是现代的建筑,可是一看就觉得是中国建筑,因为上面有汉字。道场长廊上是一整面镂空的《金刚经》,这五千余字均是用混凝土灌出来的。行走在长廊上,人好像在倾听佛祖的教诲。据说比丘尼早晨的第一件事,是在长廊上,一步步慢慢走,跟着念一遍《金刚经》,再开始这一天的行程。

姚仁喜一直着迷于中国佛经经文,“即使看不懂都觉得它有一种很令我感动的东西。”于是他想到让光来呈现。在做《金刚经》长廊时,大家都觉得他疯了,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五千个不一样的字,要一个个灌,而且字还会“跑”。但是做出来时,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份惊心动魄。俯仰之间,都是经文的光。曾有人问姚仁喜,人走过时会踩到经文的影子,是不是不敬。他回答说不是,那时经文就会投射在经过的人身上。

台湾高速铁路彰化站

台湾虽然每个站都很小但是它们都想讲自己在地的故事

——姚仁喜

彰化在台湾是植物和花卉的集散地,在台中的南面。当时我们的草图(sketch),想要把结构、采光、在地的意向结合在一起,所以最后设计了一个很简单的屋顶。它是两层楼的,人进来先上到上面,再下去到月台,月台的高度正好与屋顶的高度是一样高的。

台北高速铁路彰化站

彰化站是一个很小的站,有很多列车是不停的,这些列车均是直接开过去。设计师特别希望这些直接过去的车子能够看到屋顶上的花朵。彰化站的造型是四边形的,从外面看它就像一个大的温室(green house),里面的树与外面的树形成呼应。

彰化站的四边形造型

因为这些结构也是植物的造型,当玻璃的反射与所有这些重叠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虚幻的效果,有某种程度的超现实。

植物造型的支撑结构

姚仁喜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彰化地铁站内外空间重叠后的超现实效果

函谷山庄

函谷山庄是在司马台长城边上与中青旅合作的一个项目,业主设想在司马台长城边做一个包含六七十个房间的高档度假酒店。设计师在基地考察的时候认为该地区的生态环境非常好,如果盖房子的话会破坏当地的自然环境。在当地建设速度很快的情况下,建筑师和业主协商放缓建造速度,继而做成让一小组、一小组房子散落在山间。

函谷山庄

因为山谷中有水,为了保护生态环境,避免人与地面直接接触,建筑师设计了一系列空中的桥连接每一个单元。人走在上面,下面的植物、小动物还可以维持原来的生存环境。正如姚仁喜本人所说:“如果你已经花了很长时间到这里,就把脚步放慢一点继续走,让我们垫着脚走过。”

函谷山庄建筑模型,可以清晰看到散落山间的小房子和桥

建筑的整个结构是钢结构,不会破坏环境,只有基础用到了混凝土。在现场放样的时候,测量图建筑师要求标明树和石头,这对后来整个草和树的完好保留起了关键作用。

函谷山庄保存完好的生态环境

整个建筑物是由四个方块(cube)叠起来的,一个用作楼梯和电梯,剩下三个就是三个单元。一个角落(corner)就是一个套房,每个套房都有一个阳台在角落。

函谷山庄

法鼓文理学院

法鼓文理学院是大元建筑工场最近完成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用了12年才完成,其实是姚仁喜和圣严法师合作的第一个项目,水月道场是第二个。

清水混凝土建筑

他那个时候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不要移山填壑,一定要尊重自然的地形。二是建筑物不要化妆,要有本来面目。三是建筑物完成的时候要看起来像旧的。建筑物要看起来已经像在那里很久了,要有岁月的古感。

姚仁喜三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从来没有任何别的业主要求房子盖起来之后要像旧的。大部分业主的都坚持房子不止要现在盖起来像新的,50年之后还要像新的,永远要最流行。可是基本上万事万物都无常,不可能一个建筑永远都像新的。只有一个人——圣严法师要求:不仅之后要像旧的,现在建起来也要像旧的。

法鼓文理学院建筑光影

整个校园有25公顷,目前完成的只有行政、宿舍、图书馆地区。

在做这个案子的时候,建筑师参考了一些台湾当地的“山坡大学”,遗憾的是:“挡土墙”把整个环境破坏掉了。尤其是在台湾的法令下,地要先整成平台。拿到使用执照后才能申请建筑执照,然后再去盖房子,于是山坡地房子都有一堆堆的挡土墙。当你使用执照拿到后开始盖房子,然后地下室挖出来的土要运出去,所以没办法做土方平衡,可是这是建筑师不得不接受的状况。

一个没有一面挡土墙的山地建筑

姚仁喜那个时候下定决心,学校盖好的时候,要完全没有挡土墙,所以他花了很长的时间和主管单位辩论。最后建成的整个学校完全没有挡土墙,可是有1590个台阶。建筑设计中采用了很多自然采光和自然通风,因为基地是在台湾东北边的山里面,气候比较凉爽,不需要空调。

法鼓文理学院的大愿桥,采用了独特的结构设计

故宫南院

故宫南院是用书法的三个笔画来叙述这个建筑的构成,一个是浓墨,一个是飞白,一个是渲染。一边是典藏和展览,另一边是大厅、办公室和咖啡厅,中间是可以穿越的,其中包括一个桥,通过它可以上到二楼进行参观。

故宫南院的三个建筑体量

飞白也就是玻璃体量的这一边。设计中把结构都露在外边,帷幕墙做在里面。姚仁喜喜欢在建筑设计中暴露其结构,但同时也带来了工程上的困难,尤其是弧形的墙面,防水问题很难解决。

这些裸露在外的钢骨倾斜的角度不一,帷幕墙每一片玻璃的结构也都不一样,防火也是其中一个问题。姚仁喜对此的看法是,这个设计是有规矩的:它们都是平行的结构,并且每一个都是门形结构,只是挑出来的角度不一样而已,所以基本上还是理性的。

倾斜角度不一的钢骨

浓墨这个量体立面有三万六千个铸铝盘,这个铸铝盘是向心延的一个东西,对着阳光好像开花一样。阳光在动的时候,上面的云纹和龙纹似乎也在转动。

浓墨体量上的铸铝盘

因为展览在走廊里,所以要控制很少的光线进去。建筑师借鉴了河图洛书的模式(pattern),将黑点白点放在这里面。人们可以看到光的反射,想象太阳在动的时候的光的感觉。

依照《河图洛书》设计的走廊小圆窗

苏州诚品书店

苏州诚品书店

诚品书店里的大楼梯在设计之初的时候,业主认为没有用处,没有人会走。姚仁喜在设计时坚持保留了这一部分,在投入使用后证明,果然人们都走大楼梯,很少有人会用旁边的电梯。楼梯是舞台,人们需要看见别人同时被别人看见。

诚品书店里的大楼梯,现在已经成为了书店里使用率最高的地方

姚仁喜认为,建筑就是要让每一个人既是演员又是观众,这是一个秀。在这样的空间里,应该能看到垂直的、水平的、上升的各种人,你永远知道外面的状况是什么。

其他建筑

兰阳博物馆仿佛单面山的纹理

新竹高铁站行色匆匆的人

乌镇大剧院斜的弧形墙,建造的时候每块砖依次退后,雪落在上面,整个建筑便银装素裹

乌镇大剧院室内的光影效果

现场互动

汪孝安(华建集团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首席总建筑师):姚先生是一个非常人文的建筑师,实际上是比较关注建筑和人的关系,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一些影像,如果在现场,我相信是会有一些建筑和人的对话。我也很羡慕姚先生,我觉得你遇到的业主都是知音。实际上这种机会,我现在觉得好像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也不多。

我认为一个好的建筑一定是建筑师和业主共同来创造的,如果大家话不投机的话,实际上是很难达到预期的目标。就像您说的佛学院,苏州诚品,您的想法是一方面,业主对您的认同也很重要。我想问,您的职业生涯中是否从最初就有和业主这样好的缘分呢?您觉得来大陆做项目之后,接触的大陆的业主有什么不同,给您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姚仁喜:谢谢汪总。我想完全赞同,一个好的建筑完全不是靠建筑设计单方面的,事实上,不只是建筑师,不只是业主,施工的单位也非常的重要。当然每一个建筑师的观点不一样,我比较觉得建筑物要“完成”才算数,光设计好不算数,在兴建的整个过,要达到一个理想的状态才算是,所以不只建筑师跟业主,还有很多人。有时候我会用“姻缘和合”这四个字,在某些状况,有很多事情,也许我自己不会想到。因为业主的关系,所以才会去想。有些时候我不是假装谦虚,而是真的感谢这些业主。由于他们丢的石头到水里激起了涟漪,让我们的项目(project)可以变成这个样子。

举个简单的例子,很多年前我做的台中的佛教建筑养慧学院,就是两个比丘尼跑到我们的办公室,也没有预约,就是在办公室等。我慌慌张张从外面进来,以为她们是来化缘的,结果说,“我们有一个很小的案子需要设计,你愿不愿意做?”,我说,“大小没有关系,能做好就好。”,然后她们接着说,“可是她们有一个条件,我们要做一个佛教建筑,可是一定要现代式。”

这个事情很奇怪就这样出现了,如果不是那两个法师非常认真,我们也不会画那么多力气在那个案子,可是她们两个非常认真到我们都感动了。业主比建筑师认真,这是很难碰到的。可是认真不是在预算和功能,是她们对于建筑认真的程度,契而不舍,我们整个团队都被她们鼓舞起来了。那个案子种下了一个种子,后来水月道场以及关联到的一些东西大概都是从那里伸出来的。

所以我要说的是“姻缘和合”,我想我们都在差不多的社会背景、环境底下做事,我今天讲的只是我们所做案子的少数,大部分其实都是痛苦的经历(笑)。而且我们有一点任性,回到那个“姻缘和合”,假如你看到一个人有一点不对劲,或者做了一半觉得不对劲,最好就算了。因为建筑师是一个投入心力的东西,如果没有被尊重,被随便乱改,设计费是小事情,而精神上是很受伤的。

有一点我想和年轻的建筑师朋友们分享,不要以为建筑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我一直不觉得我们可以像魔术师一样变出一个东西出来,而是一个沟通的结果。而且这个沟通的结果出来的东西最理想的是既不是业主本来想到的,也不是建筑师本来想到的。探索的过程是双方都没想到的,像乌镇就是这样的,当然乌镇的业主千载难逢。因为所有的“姻缘和合”里,自己的态度也要有弹性。

赵晓农(姚仁喜│大元建筑工场(上海)合伙人/建筑总经理):我补充一下。因为姚先生做设计与一般建筑师做设计是不一样的。他最擅长的是汇报到一半他就把图摊开然后现场去改,他的那种鼓舞业主表达他意见的磁场,会影响到业主,所以业主就会投入。业主一投入的时候,他就不好改,做出来即使他不喜欢未来也不会反悔。因为他不会画图,邀请他参与设计,每一笔其实都是姚先生画的,所以我觉得姚先生在和业主沟通的这个层次上是非常好的。

现场观众:姚先生您好,我们都知道水月道场是非常成功的一个作品,我自己第一次看到这个项目的照片就非常感动。想请您分享一下设计这个项目的心路历程还有就是现在回头来看这个项目有哪些成功的地方?有哪些遗憾的地方?谢谢。

姚仁喜:遗憾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我们事务所自己的习惯不好。最后那个圆柱子,我到了现场发现,直径多了5公分。于是我就问我的项目经理(project manager)“你到底是做多少(尺寸)?”他说“1米2”。1米2好像就是我们的圣经,标准尺寸,这源自我们公司对模具的坚持。然而这件事情没有什么模具好讲,这是一个美学的比例的问题,所以那个我也是疏忽了。

第二个比较大的问题是:我们那个寺庙是一个木头的箱子挂在空中,我原来要这个箱子离地只有2米1,很矮,人走进去之后,会觉得离头顶很近,有一种压迫感。我在做那个案子的时候,后来圣严法师圆寂了,其他的出家的师傅最后问了很多的问题。他们不理解房子为什么要做成这样,中庭里要放石头,前面为什么要有水,还好最后盖完他们都说:看懂了,原来全部都看懂了。可是当时他们就说,哪里有一个大殿一进来只有2米1的高度,最后我还是将高度抬到了2米4。我很后悔做这件事情,就是应该要压低的。

那个设计很恰当地回应了“姻缘和合”这个状态。圣严法师就很简单地给了我任务书“水中月,空中花”,其他就要靠自己去创造。每次和他沟通完,他都说“好吧,你做吧。”,他不会讲好或者不好,我觉得这样反而让像我这种建筑师更紧张,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最后寺庙呈现出来的成果,是超乎我想象的。里面有很多东西是我没想到的,比如说字反射在空中,字在夕阳的时候打在圆柱上,那个速度那么快,很多人说就像是西藏的转经轮。我曾去过几次,有一些他们的职工就流着眼泪跑过来和我说:“你设计得太感人了。”

我觉得有很多事情不是我设计出来的,那个就是出现了,我们只是其中的一个媒介。就是圣严法师说的一个东西,我把它画出来,我们的团队(team)把他做出来,然后太阳、风一些讲不出来的东西就这样出现了,到看的人心里产生一些感触,是会让设计人比较谦卑的。其实我们只是参与而已,我们并没有发明它。


1条评论
我不哇 2018-03-28 22:13:40 回复 0

不是镜中花吗?

UED

作者:姚仁喜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社交账号登录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