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硅谷造城记:科技公司的模样与「意外之喜」

离线

作者:亚历山德拉 · 兰格

本文节选自离线 OFFLINE Issue 14《硅谷造城记》。「离线」是每周一期的数字阅读产品,关注科技如何影响文化、商业和社会生活,发掘技术背后更人性的一面。网站链接:

科技公司的模样与「意外之喜」

作者:亚历山德拉 · 兰格

译者:梁涵

每位设计师都在跟我重复同一个词,叫做「意外之喜」(serendipity),虽然这个词本身并没什么新意。

城市里的科技公司长什么样?答案再简单不过了。劳拉 · 克雷希曼诺(Laura Crescimano)是一位供职于根斯勒的设计师和研究员,她曾在《城市规划师》(The Urbanist)杂志上发表过题为「非典型企业园区」(The Not-So-Corporate Campus)的文章,做出了回答。在过去十年里,企业园区的面积已经缩减。每位员工占用的平均面积已经从 350 至 500 平方英尺缩减到 150 至 250 平方英尺。这意味着,办公室成了工作站,小隔间也被办公桌所取代。虽然这一现象增加了现有建筑物可容纳的员工人数,但它也增加了共享空间的面积。克雷希曼诺在文中写道:「这种新型工作场所之所以兴起,是源于人们追求的一种生产力,它将文化的生产潜力置于首位。」

一家公司愿意在办公场所的办公体验方面投资,目的是增强自我实力:这样做能吸引人才、培养员工忠诚度、鼓励他们花更多的时间待在办公室,如此一来,公司的生产力便会提高……生产力与办公体验之间的联系促使那些单一用途的办公场所转变为城市风格的多功能场所。虽然这一举措达到了「将办公场所设在城市中」所能达到的效果,但我们并不一定需要将办公场所真正安置于城市。

硅谷的技术公司们希望获得空间多样性和步行便捷度,制造更多的机缘巧合,激发更大的创造力,但他们需要的是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安全可控的环境里。他们借用了城市规划的套路,设立了城市广场、主街、居民区、咖啡馆、社区公园和流动餐车,但在供应多种食物的背后,其实只有一位大厨(以 Facebook 为例,这位大厨名叫约瑟夫 · 德西蒙(Josef Desimone),他还曾供职于 Google),订购寿司、传统希腊馅饼的食材,准备披萨所需的奶酪和烧烤摊所需的猪肉,都由这位大厨一人完成。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没人能用数据来回答我。然而,一个业内公认的观念正在萌芽,每位企业园区的设计师都在跟我重复同一个词,叫做「意外之喜」(serendipity),虽然这个词本身并没什么新意。

正如伊恩 · 莱斯利(Ian Leslie)在《智生活》(Intelligent Life)2012 年 1/2 月刊上一篇标题为「寻找意外之喜」(In Search of Serendipity)的文章中所写:

互联网刚出现时,它的早期拥趸们便希望它能媲美历史上最能给人们带来意外之喜的「机器」,那就是城市。现代都市源于 19 世纪。那时,它为人们带来了指数型的增长,当然,这里的增长指的是人口。艺术家和作家们视其为一座获得新发现的巨型游乐场,其中充满了无数机缘巧合。都市漫游者也自此出现:他们在大街小巷间闲逛,心中怀有一个目标,但手中却无一张地图。

……某些我们最有可能获得意外之喜的空间受到了互联网的威胁。信步走进一家书店,找些书读:桌上的书衣闪着微光,架上的书脊挑逗着你。你可以随手拿起一本,感受书页抚过双手的触觉。你也许没找到你原本中意的书,但你可能会带走三本意外的新发现。

……而另一方面,正如扎克曼所说,意外之喜的效率不高也是必然。这的确是它的弱点,如果我们希望追求便捷和速度,它便无济于事。而且,它还需要一定的模糊性。数字化的系统并不擅长制造模糊性,我们的耐心似乎也逐渐被消磨。

如果数字化的系统无法制造意外之喜,那就由物质化的场所来代劳。至少发起者们希望如此。正是那些产生在校园里、城市中,甚至公司咖啡馆(Gmail 便是如此)的意外之喜催生了这些远离城市的技术公司。美食、健身房、社区公园、自行车商店,所有这些,都是为了防止人们在公司和家之间驾驶汽车,陷入重复的两点一线式生活,为了让他们站起身来、走到户外并积极参与各项活动。来自各个领域的天才们在这里排队、停留、休憩,辗转于室内和室外之间。与此同时,他们也在创新。

想想博林 · 齐温斯基 · 杰克逊公司(Bohlin Cywinski Jackson)为史蒂夫 · 乔布斯另一家公司设计的总部,没错,我说的就是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正如乔纳 · 莱勒(Jonah Lehrer)在《纽约客》上发表的分析文章「头脑风暴之谜」(The Brainstorming Myth)中描述的那样:

将总部围绕一处中庭而建,这样一来,供职于皮克斯的艺术家、作家和计算机科学家们就有更多的机会遇见彼此。

……乔布斯很快便意识到,仅仅设置一处通风敞亮的中庭是不够的,他需要让员工们真正走进那里。他先从邮筒着手,将它们挪到了中庭大厅里。随后,他又将会议室挪到了中庭,接着,餐厅、咖啡厅和礼品店也相继被搬到了那里。

苹果的环形总部

再举一例,约翰 · 艾戈(John Igoe)是 Google 在北加利福尼亚州的房产、设计和施工总监,他在旧金山规划与城市研究协会(简称 SPUR,一个致力于改善城市规划的非营利组织)的一次小组讨论中说:「大部分工程师具有内向型人格,每个人都需要设法解决团队合作的问题。」对于 Google 和与它争夺人才的其他公司而言,首要原则是:「你最好以公司为家,而不是住在远离公司的家里,每天通勤上班。此外,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扮演的角色,你最好想办法融入这个团队。」

卡蒂瓦克对此有不同的说法(我们也许可以将 Facebook 与 Google 之间的差别比作乐队和团队之间的差别):「Facebook 更像是一支乐队。我喜欢这种类型的乐队,我选择这样的穿着,这里的每个人都目标一致。我们聘用的是能顺利融入这种文化的员工,因而我们自然也拥有同样的兴趣和癖好。」

的确,在我与卡蒂瓦克的交谈中,文化是最主要的话题之一。当太阳微系统公司建造它的企业园区时,管理层的审美偏好是红砖灰泥墙。每座建筑物仅容纳一个部门,围绕着墙壁外侧还建有私人办公室。倾斜的庭院风景如画,里面还坐落着一座法式传统花园。灰泥墙搭配着倾斜的角度,让你感觉仿佛回到了 1965 年。你可以把车停在庭院里,走进办公楼,在你的私人办公室里待上一整天,只需要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打照面,来回仅百步的距离。它可以称得上是办公园区界的「巨无霸豪宅」,在热闹的柳树路尽头的轴线上,还设有一条宽阔的专用车道。

这里地处旧金山、奥克兰和圣何塞中间,面积和位置都符合 Facebook 的要求,但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优势。他们所有的设计思路,似乎都旨在推翻这里原本的华丽建筑风格,给这片园区带来一些切实的变化,将它都市化、产业化,增强多样性和审美趣味。在 Facebook,人们称该公司的整体风格为「黑客时尚风」,他们通过举办一场「黑客马拉松」的方式来庆祝这次总部乔迁之喜。在 Facebook 硕大无比的蓝色标识(一只点赞的巨手)上,写着「黑客」的巨大英文单词。在我看来,这种做法挺低劣的,但他们显然认为这是一种创新。在首次公开募股的现场,马克 · 扎克伯格向潜在投资商致辞时,将「黑客的方式」定义为做事高效以及「勇于尝试冲破条条框框」。

这家公司彰显了自身强大的个性。正是它的公司文化促使他们将太阳微系统公司的办公楼从里到外整体翻新,他们拆除了小隔间、直角围栏、石膏墙板、地毯和吸音天花板瓷砖。对原有建筑进行这么多破坏是有些违背常理,尤其是考虑到 Facebook 所秉持的可持续发展议程。你不禁会思考,如果在入驻这片园区的同时也适当保留原有设施,会不会更符合他们可持续发展的环保理念?是选择破坏性的强行拆除,还是选择以更友好的方式再利用?既然他们如此在意工作效率的高低,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不会有耐心选择后者。

卡蒂瓦克表示:「一进入这片园区,你便会完全沉浸在 Facebook 的公司文化中,但若只是站在外面,你会觉得这里只不过是另一处硅谷企业园区。我们不想把这里弄成一家主题公园。在这里,你几乎看不到任何公司的标识和 Facebook 特有的标志性蓝色。这里更像是住宅区。你会有自己的办公室,但还有其他地方供你舒适地工作。我们希望在这里营造多样化的工作环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实中的 Facebook 和我们这些外人所了解的一样,总保持开放的状态,随时准备自我提升。在网上,你会在 Facebook 上发布你的度假照片,Facebook 的国际部门也会在天花板上挂满各国国旗以示他们的职能所在。在网上,你会炫耀你的飞盘决赛第二名奖杯,而如果你供职于 Facebook,你会自豪地将它摆在办公桌上。

为了「象征性」地将 Facebook 的节俭理念落到「实处」,设计师们的确大大减少了园区里「门」的数量,取而代之的是通往会议室、洗手间和电话亭的「入口」。部分玻璃上的视线高度处还保留着「太阳微系统公司」的标识,一方面可以防止人们撞上玻璃,另一方面还满足了他们给园区里的任何事物都打上标签的需求。过时的「太阳微系统公司」标识的确和这里反审美的审美标准很搭调:裸露的混凝土地面上残留着已经拆掉的墙面留下的痕迹;空调系统的管道暴露在天花板上;新搭建的石膏墙板上随处可见突兀的钢管柱。

Facebook 的办公室莫过于「大到离谱的闹市阁楼半成品」,这里充斥着二十多岁的年轻男性,个个都像是从美国情景喜剧里走出来的:他们拥有健康的体魄,是顶尖的技术宅,但缺个女朋友。何为时尚黑客?大抵如此。

开放式办公桌、半成品风格的办公空间、玻璃墙会议室和必要的独立电话亭,所有这些元素在这里都能找到。只不过,和 STUDIOS Architecture 设计的彭博社纽约办公室相比,Facebook 成本更低廉,也没那么唯美,但基础构造是相同的。Facebook 的高明之处在于,它将其他企业园区未能发掘的特色彰显了出来。它的目标是:让办公室成为你的家,让公司园区成为你的家乡。

来到 Facebook,你还有什么得不到的呢?这里不但保证一日三餐,还有不限量的零食和备用耳机;不但提供干洗和衣物修补服务,还有常驻的医生、牙医和健身私教。未来,这里还会设置用投影仪播放重要电视节目的露天圆形剧场,在一大片盐沼保护区旁修建环园区自行车道。你还能在园区一角喝到你最爱的咖啡。

Facebook 对园区内部推翻重建的做法,与我在硅谷的另一项发现不谋而合。在此之前,我几乎从未看到过这么多如此缺乏建筑风格的办公楼。这些公司的总部丝毫不重视办公楼的外观,即使它们几度易主,外观也一成不变。Facebook 根本没必要去改变这里的外观,因为这家公司网上主页的重要程度远超于此。在 Google,你根本不会知道,那些经历了 20 多年光阴,已经变色泛黄的玻璃背后隐藏着多么五彩斑斓的乐趣。即便是苹果的环形办公楼,在路人眼中,也不过是林中一闪而过的微光。从美学角度来看,这里的公共生活极度平庸。

 
1条评论
榄雄图纸架柜 2016-06-16 17:21:50 回复 0

设计太有个性太有特色了,长见识了,值好好收藏转发!

离线

作者:亚历山德拉 · 兰格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社交账号登录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